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菜鳥自提櫃香港 >> 菜鳥自提櫃香港庫 >> 北京 畫廊 藝術 北京 市場菜鳥自提櫃香港
      分享到:

      2020中國畫廊業:冬天已來,春天還會遠嗎?

        作者:李百靈2020-09-20 00:08:31 來源:中國文化報

          (1/3)藝·凱旋畫廊參加2020“藝術深圳”博覽會

          (2/3)北京畫廊協會第四次會員大會與會代表合影

          (3/3)程昕東國際藝術空間正在舉辦年輕藝術家文爵個展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近期,作為二級藝術品市場的拍賣業行情火爆,作為一級藝術品市場重要平台的藝術博覽會也日漸復甦。然而畫廊作為一級藝術品市場的主要支柱,在疫情期間首當其衝受到衝擊。在國內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當下,畫廊仍然面臨着嚴峻挑戰。“生存還是毀滅”,這大概是當下相當多畫廊業主內心揮之不去的問題。

        中國畫廊業的四十年掙扎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國內地才開始有“畫廊”的概念。隨着上世紀90年代外資畫廊的相繼進入,國內也有一批畫廊興起,如北京公社、唐人當代藝術空間、長征空間等等。在短短的幾十年裏,年輕的中國畫廊業也經歷了幾次大的衝擊,如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2012年之後國內藝術市場的持續走低等等,及至今年的新冠疫情。在此過程中,新畫廊紛紛出現,不少畫廊根底不牢,難經風雨,多數畫廊生存艱難,拼命掙扎,仍有一些畫廊歷經數次危機,反而活得越來越好。據北京畫廊協會統計,在2011年協會創立之初,有80多家會員單位,但是截至目前,只剩下了30多家,一多半畫廊倒閉了。

        那麼,為什麼有的畫廊倒閉了,有的卻實力更強了?在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副院長趙力看來,畫廊被淘汰固然有客觀原因,但是最主要的還是畫廊自身的原因。他認為,畫廊要保持生命力,需要解決三個問題:“一是資源問題,就是畫廊要推廣什麼樣的藝術家,怎樣引領和推動藝術的潮流。第二是客户問題,能不能培養新客户、能不能維護現有客户。最後是資本問題,現金流是非常重要的,有穩定的現金流才能夠有更強的抗風險能力。”

        事實也支持這種説法,倒閉的往往是經濟實力不夠、經營能力不強、專業水平不高的中小型畫廊,這些畫廊所面對的問題較為複雜。

        一方面,目前國內畫廊與藝術家的合作模式一直都較為混亂,各式各樣,短期的有寄售、展銷代理、買斷等,長期的實行代理制,代理時間長短不一,短期較為多見。專家建議,若基於畫廊和藝術家的長期穩定發展,長期代理制是更為健康的合作方式。而在中國,這種合作策略較少,畫廊和藝術家毀約的例子比比皆是。

        癥結何在?藝術市場的畫廊、藝術家、藏家等都懷有“賺快錢”的心態,這種短線博弈導致畫廊無心長期經營,藝術家傾向於私下交易,藏家更關心價格而非價值,私下交易成為家常便飯,契約精神無從談起。大面積存在的藏家與藝術家繞過畫廊私下交易,不僅扭曲了藝術品市場的價格體系,壓縮了畫廊的生存空間,更顛覆了行業規範與秩序。

        漏船又遇打頭風

        疫情之下,整個畫廊業猶如雪上加霜。記者近日走訪了北京798藝術區,在工作日的下午,798遊客稀少。一些畫廊抓住空隙進行改造裝修,不少畫廊門口放着招攬參觀的廣告牌,還有一些畫廊顯然已經長時間關閉。走進蜂巢當代藝術中心可以看到,有兩位藝術家正在這裏舉辦個展,參觀人數寥寥。蜂巢藝術負責人夏季風坦言:“疫情最大的影響,一是我們的展覽計劃被打亂了,尤其是邀請的國外藝術家無法來展覽。二是,無法參加藝術博覽會,影響了作品銷售和資源的拓展。以香港巴塞爾為例,往年,我們參加博覽會會帶來佔全年約10%的收入,但是今年不僅巴塞爾停辦,其他很多博覽會也取消了。”

        在程昕東國際當代藝術空間負責人程昕東看來,面對危機,受到衝擊最大的往往是實力不強的小畫廊,因為沒有雄厚的資金實力和豐富的藏品,很容易資金鍊和經營斷裂。而資金雄厚、收藏豐富,尤其是連鎖畫廊,往往擁有更多的主動權。“可以説,這次疫情將會導致畫廊的加速兩極分化,小畫廊更加艱難,甚至倒閉,大型畫廊會瓜分到更多藝術家和藏家資源,取得更多的藝術話語權。”程昕東説。有資料顯示,在全球疫情管控的形勢下,北京、香港、曼谷三地都有分支機構的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展覽不斷,加之利用提高銷售抽成的激勵措施,半年就斬獲了3000多萬元的業績,顯示出了大畫廊的蓬勃氣象。成立於2005年的博而勵畫廊也邁出了新步伐,正式更名為SPURS Gallery。該畫廊管理合夥人賈偉表示,畫廊更名是對品牌的一次升級,“因為疫情,我們已經取消了藝博會計劃,但是我們會堅持品質,認真做每個展覽,不重複、不迎合、不抱怨,同時期盼中國的藏家們能夠堅持對中國藝術家懷有信心。”

        夏季風表示,展覽的停滯和藝術博覽會的停辦,只是疫情帶來的表層影響。“更加深層的還在於,受到宏觀經濟形勢影響,部分藏家個人收入減少,他們可能會首先削減藝術品收藏方面的支出。這一影響可能在短期並不明顯,在今後可能會逐漸凸顯出來。當然,有些藏家為了資產保值,也會考慮將投資方向從房地產和證券轉向保值效果良好的藝術品,但是藏家的要求必然會更高,對於畫廊而言,這是新機會。”

        多方發力 多元拓展

        畫廊業舉步維艱已經是業內公認。無論是畫廊本身,還是管理機構,都在不斷尋求共渡難關的手段和機會。

        為了推動我國各地中小微企業復工復產、紓解企業困難,我國今年出台了一系列的減税降費和免租等措施。不少畫廊作為小微企業,也享受到了税收優惠,這對畫廊是雪中送炭。

        集文齋是山東省濰坊市最早成立的畫廊之一,已經有20年的歷史。集文齋總監田紀文介紹,為維持經營,他也在積極接觸藏家,推介作品,並且利用二級市場銷售作品,效果不錯。“我們還享受税收的優惠,算下來現在的繳税額是原來的三分之一,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畫廊的壓力。”

        798的畫廊不僅享受到了税收的優惠,還享受了減免三個月租金的政策。798藝術區文創產業創始人王彥伶介紹,目前,798藝術區有500家企業和個人經營者,遵照北京市出台的相關政策,基於支持藝術行業的考量,798藝術區於3月推出了房租減免措施。“希望能夠優化環境儘快使他們復工復產,更好地長久生存。同時798藝術區也在加大一些空廠房的招商力度,以期讓整個園區更有活力,儘快恢復以往的經營水平。”798目前還積極推動國家針對藝術行業的降税和免税政策並已得到政府的積極迴應。

        由於國際博覽會大多取消舉辦,國內畫廊失去進入國際市場的機會,只能埋頭深耕國內市場。9月10日,2020“藝術深圳”博覽會在深圳開幕。藝·凱旋藝術空間攜方力鈞、李關關、張凱等8位藝術家作品參加了此次博覽會,而在此之前,藝·凱旋簽約藝術家還參與了北京的北京當代·藝術展“金湯”。畫廊負責人李蘭芳表示,這是第四次參加深圳藝博會,也是疫情後的第一個線下實體博覽會。“我們的銷售情況不錯。有危機就有機會。從雲端展覽、藝術家獨立項目,到畫廊針對每個客人的需求來提升服務的頻次,疫情期間,我們一直在做各種不斷的努力。”李蘭芳説。

        程昕東介紹,在往年,畫廊最少會參加6個藝術博覽會,所得收入會佔到全年的60%左右,而今年畫廊還未參加藝術博覽會。“我們可能會在年底參加藝術博覽會,還將舉辦三個展覽,期待能有一些銷售收入,此外,我們也將會通過二級市場銷售一些作品來維持畫廊運營。”

        利用互聯網和線上技術進行線上宣傳也成為畫廊不約而同的選擇,基於微信公眾號、小程序以及直播的線上展覽和銷售最為多見。不少畫廊主順應潮流直播帶貨,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如位於北京草場地藝術區的空白空間,建設了名為“spaces”的線上展覽平台,空間的負責人張迪還在5月參加了一場由天線空間發起的直播,與另外5位畫廊主討論關於年輕藝術家的收藏。程昕東在寺庫直播、藝點直播、雅昌直播等多個平台上帶貨, 5月20日,他在藝點直播推介周春芽創作的油畫《紅玫瑰》,被藏家以200多萬元買走。

        直播這一模式是否可以成為畫廊經營的新模式?在程昕東看來,線上推介和銷售將是未來畫廊發展的一大趨勢。“互聯網傳播距離更遠、更便捷,方式更多元,並且已經成為人們生活的一種常態,是畫廊必然的發展方向。疫情加速改變了我們的銷售模式,但是線上永遠不可能取代線下,只是增加了一種銷售的渠道、體驗的方式。”

        更要修煉“內功”

        夏季風直言,畫廊不能僅僅依靠外部政策的扶持,在困難時期,更考驗畫廊的專業能力。“市場一直存在,危急時刻,畫廊的藏品能不能快速進入市場變現?如果可以就能夠幫助自身度過危機。這考驗的是畫廊的專業眼光和對藝術市場的前瞻能力。危機到來的時候,也是大浪淘沙的時候。所以畫廊更應該不斷修煉‘內功’,提升自己的專業水準,提高經營能力,優化經營模式,努力挖掘和培養真正有藝術水準的藝術家,收藏真正有價值的藏品,只有這樣才能安然度過危機。”

        近日,北京畫廊協會召開了第四屆理事會議,李蘭芳當選為北京畫廊協會會長。李蘭芳介紹:“畫廊協會成立以來一直在積極聽取各個畫廊機構和畫廊協會提出的需求,加大和政府部門的溝通力度。”在李蘭芳看來,藝術市場的繁榮需要所有畫廊的共同努力。

        當代藝術的健康生態從來不是一家獨大,而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這是巨頭畫廊和大型畫廊的共識。日前,程昕東國際藝術空間推出了一位19歲藝術家的個展。在程昕東看來,挖掘和扶持有潛力的年輕藝術家是畫廊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畫廊長久發展之計,特殊時期畫廊更要花大力氣扶持更多藝術家、培養新的客户。卓納畫廊在疫情之前已經在線上平台上運營得得心應手。今年3月起,卓納畫廊在紐約、倫敦、洛杉磯、巴黎和布魯塞爾等地陸續發起“平台”項目,與年輕畫廊分享自己成熟的線上平台。每次邀請當地的12家小型畫廊在線上展廳露面。不收取任何的佣金,所有收益直接歸於畫廊和藝術家。

        疫情後藝術市場的恢復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如果説政策的扶持是外部力量,那麼畫廊自身的創新和聯合則是內部力量。在趙力看來,這種內部力量比外部的力量或者市場的力量更為關鍵。唯有緊盯着這一更關乎長遠的問題,經過痛苦洗牌和艱難蜕變之後,中國畫廊業才可能真正迎來自己的春天。

        責任編輯:靜愚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419(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12(mb)